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太监闯万界第九章金兵南侵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太监闯万界 第九章 金兵南侵

刻印万寿道藏工程浩大,本来黄裳朝堂上失势,一门心思打算借此机会讨好宋微宗,结果一旦全身心投入投入其中,慢慢也熄了这门心思,整日沉迷在道家博大精深的奥义之中无法自拔。

一晃十年过去了,宫内都知道有这么一老一小的存在,见过的就很少,就连秦老汉父子也很少见到李白,但每次见面都被李白日益飘逸出尘的形象气质所震撼。

这十年,李白可不是浑浑噩噩,道家学说深不可测,一般人穷尽一生也难以企及,幸亏有黄裳这个大家毫无保留,李白又谦虚好学,领悟能力非凡,所以武学进境也很快。

每次闭关与心中葵花宝典印证,领悟就更加深刻,也更加佩服段誉和黄裳的绝世之资,而黄裳此刻武艺也进展飞速,经常与李白两人切磋武艺。

黄裳本身文武双全,对李白会武功毫不惊讶,尤其对李白的身法和暗器手法赞不绝口。

后来听李白说修炼的也是正宗道家功法,便建议他不要着急修炼,而是打牢基础,好好参研道家经典,如此才能少走弯路,厚积薄发,况且以李白十年来苦修的身法暗器底子自保有余!

李白这几年日夜整理典籍,收货极大,更是得知《葵花宝典》修炼到极致可以天人化生,阴阳滋生,把这可高兴坏了,小弟弟有望重见天日。

因此,他对黄裳的告诫深以为然,只在每日子时二科象征性的吸收月灵阴气灌体,再用北冥神功提纯。

这十年来,夜间修炼,白日学习,学识功力与日俱增!

这样的生活让李白乐在其中,可惜好景不长,北宋朝堂日益糜烂,腐朽不堪,方腊等起义军接连不断。

尤其是近邻强金慢慢崛起,终于在灭辽之后,按耐不住对宋人花花江山的觊觎,于公元1125年挥师南下。

一时间,北宋满目疮痍,血流成河,惨不忍睹,李白虽然深锁宫中,但也早有耳闻,可惜他不懂军事,武功不高,能做的极其有限!

这一日,李白信步走出宫外,和宫内一样人人自危,宫外有钱的权贵开始南迁,时不时就能看到一些车队移动!

哪些无力逃走的普通百姓呢?据李白记忆,历史上外族入侵,汉民的日子说是水深火热都嫌轻,看那些来去匆匆,满脸忧色的行人就知道了。

李白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要做些什么?虽说没了鸡鸡但咱也是热血好男儿,难道就这样潜心钻研武功,平庸的过完这一生吗?

李白自问不是圣人,更不是冷血动物,连秦福生那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都宁死不逃,他怎么好意思拍拍屁股走人?

“你决定了?”黄裳面露讶色,这十年来他2010年我区台资企业实现了恢复性增长。截至去年11月底整理浩如烟海的道家典籍,对天道运行,万物生长,自身武道有着十分深刻的认识,武功渐渐臻入化境,而且早就有意无意提点过李白,即使大金兵锋再强也可以带着李白从容而退。

没想到,近段时日李白心思缥缈,经常自己一个人坐着对天发楞,时不时突然站起来演练武功,还以为他有所领悟,哪想到是在纠结去不去战场杀敌。

“嗯,我决定了。”李白经过多日思考,毅然决定迎击金兵。

“干爹,战场生死厮杀对武道进益颇大,况且我那边还有亲人尚在,也不放心。”干爹一般是太监找的靠山,需要尽心侍奉,当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干爹倒了,干儿子们往往下场凄惨。

黄裳怎么看不出来李白的小心思,亲人云云都是借口,但他有这个心思黄裳也感觉很骄傲,他们修道修武,还没有修到断绝七情六欲的地步。

“也罢,去吧,须知事无绝对,王朝更迭正如日月星辰运转,生生灭灭,往复不休,且记不要被杀念迷惑了心智。”黄裳一脸慈爱的看着神色坚定的李白。

他是万分喜爱这个便宜儿子,悟性高,品行正,谦虚好学,假以时日必然是一颗耀眼瞩目的新星。

况且那是去战场啊,即使黄裳现在的武功去厮杀也难保全身而退,他实在是不放心李白前去,千军万马取上将首级可不是说着玩玩的,一不小心万一陷在人海里面,就很难全身而退了。

李白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跪下重重磕了几个响头,他无父无母,孤儿院长大,社会屌丝一个,穿越到这个世界,黄裳对他可谓是关爱有加,太监无后,李白又很对他胃口,黄裳是真正当儿子养了,当的起他磕这几个头。

黄裳转过头去,挥挥手,也不知不忍看到李白离去的样子,还是不愿李白看到他伤心难过的样子,武功修炼到他这个地步,冥冥中自由感应,他知道,这个便宜儿子很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李白没有多说,默默起身,穿着一身早已换好的锦袍便服出宫去了,有黄裳在,也无人关心这个几乎透明的“小李子”生死。

“尼玛啊,咱大宋的军队这么不堪一击,剩余的300多辆将于7月初全部清理到指定停车场统一存放。这么快都打到太原了?还玩个毛啊?”李白一路疾奔,金兵兵分两路,太原这路有童贯这货驻守,李白说啥也不放心,快马加鞭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朔州、武州、忻州、代州等城池接连沦陷,金国兵锋直逼太原,好在有爱国主义人士王禀带领军民抗金,要不然李而豆粕期货0909合约为3320元/吨白只能白来一趟。

厮杀震天,血流成河,城墙上人头攒动,有士兵,有自发前来助战的义勇,城下一名正在指挥士兵搬运滚石檑木的小将,忽然看到远处有一道人影闪的几闪就到了跟前,他揉了揉眼睛,暗道莫非连续几日奋战出现幻觉。

那人近在咫尺,唇红齿白,一身锦袍,气度不凡,吓了小将一跳,他赶紧小心的问道:“敢问公子是哪家府上的?此处危险,还请公子暂且回避一下。”

李白马上就明白了,自己这帅到掉渣的外貌加上一身华贵的衣袍,怪不得人家小将误会呢,便肃然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难当头,吾辈热血男儿岂能苟且偷生,今日特来相助,还请行以方便。”

小将表情怪异,这人说的大义凛然,穿成这个样子,而且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万一哪家权贵到时候怪罪下来自己可吃罪不起,便道:“公子拳拳报国之心令人敬佩,下官这就安排公子暂时歇息,稍后禀报完毕再引公子过去如何?”

小将心想找个地方扔在那别乱跑就行,他快忙死了,赶紧禀报上官闪人,哪有功夫伺候这些来蹭军功的公子哥。

宿迁看白癜风的医院
唐山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
南宁早泄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