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巫托邦消失的守卫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托邦 0021.消失的守卫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响彻雪林,霍奇猛地惊醒,从营帐中坐起。

他左右顾望,芬克与休斯也从睡梦中惊醒,相互交换着眼神,明白这刺耳的尖叫并不是睡梦中的幻境,而是真正发生的事情。

出事了!

三人匆匆忙忙地穿戴好衣服,正准备向声音的源头寻去,霍奇忽然停下了动作,拉住了芬克:“我们不要一起去找,别忘了这里还有除我们外的其他人,芬克牧师,你去把马车上轮换的守卫叫醒,然后去卡洛尔小姐那里。”

芬克点点头,立马向马车的方向小跑而去。

休斯一脸不忿地冲他嚷嚷:“怎么能让他去,要是卡洛尔小姐出了意外怎么办,这种时候很明显应该让我这样的骑士前去守护。”

“你得留下来保护我。”霍奇冲他翻了个白眼,“难道你想牧师和医生加在一起能击退野兽?”

“你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要是野兽把你吃掉说不定我还会为此办个庆典。”

“噢?我药箱里还有不少腐蚀药剂,对付成群的野兽也许不够,不过用在一名人类骑士的身上,倒还绰绰有余。”

“大胆的平民,你竟然敢再次威胁……*!你在做什么!”

休斯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惊叫一声闪开,在他原本的位置落下一瓶药剂,紫黑色的溶液从破碎的玻璃里流淌出来,与它接触的雪地迅速融化升腾起白眼,直到露出灰褐色的土壤,这还未结束,就连土壤也被溶液侵蚀,开始呈现暗紫的颜色。

休斯出了一身冷汗,他的盔甲或许能帮他抵御一会儿药液,但他的靴子可是皮制的,要是这瓶溶液泼实了,他保准变成个跛子或瘸子。

他愤怒地瞪着霍奇,而后者满脸的平静。

“言语可没有任何威胁,这种付之行动才叫做威胁,懂了吗,贵族家的骑士少爷?“霍奇不想再耽误下去,迈开步伐,“别磨蹭了,快跟我走,越早找到怪物,也就越早能够离开这地方。”

休斯狠狠地一跺脚,咬牙切齿地跟了上去。

两人在雪林中穿梭,雪厚厚地堆积在地上,让行走也变得困难起来,霍奇张望着四周,那些不知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的松足有四五十米的高度,树木的密集处甚至能将冬日的暖阳遮蔽,他注意到了松的枝叶上散布着密密麻麻的白色颗粒,那不是积雪,而是叫做霰的东西,由冷水直接凝成。

他们终于来到了声音源头的地方,休斯的一名守卫正站在那里,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看见休斯的瞬间便微微弯腰想要行礼。

“行了,现在不是行礼致敬的时候,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而且还可以因自己的标准专利而向其他公司征收专利费用。除此之外

守卫喉部微动,吞咽了一口口水,侧过半个身子让出足够的视野,好让休斯与霍奇看清。

那是一棵足足需要三人环抱的大树,若是整棵砍下甚至能搭建好几间结实又宽敞的木屋,但这棵树并不是重点,真正的关键是树下。

树下是两个小雪堆,也不知道堆积了多久,比周围的积雪都要高出不少,显然是因为那里有什么东西的缘故才会被覆盖成雪堆,至于到底是什么不用猜,早已有人将雪堆拍散了顶部,露出本来的面目。

那是两个人,从稍稍从雪中露出的绒毛领口来看,应该是两名猎人,双眼浑浊像蛋白那样,脸部的皮肤冻得僵硬,皮肤下的血管清晰可见,呈深青色,显然这两人早已死去多时。

“是高岸和博纳尔。”霍奇认出了两人的身份。

“那是谁?”休斯一头雾水。

“他们是胡德的同伴,这片雪林在村中附近的林子里算是狩猎最难,危险最大的一块,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也很少踏足这里,不过胡德的箭术超群,高岸的劈刀玩得不错,而博纳尔极其擅长隐匿,这三人都是村庄猎人的精英,所以他们三人经常结伴来这片雪林里狩猎雪原狼,每一次都安然无恙地回来……“

霍奇看着两人的尸体,叹了口气新老歌手同台较量,低温让他呼出的气体清晰可见:“不过看来这一次他们失手了,胡德重伤回村,而他们则是直接死在了这里。”

他蹲下去,将两人身上的其他厚雪拍走,这些雪已经堆积了很久,除了新落下的部分外,已经由雪化成了霜,凭他难以清除。

“来帮我把他们两人身上的霜雪拍散。”

“我凭什么要帮你?”

“除非你不想知道真相,想必那样卡洛尔小姐会挺失望吧。”

好吧,休斯瞬间屈服,乖乖地叫上守卫一同清除尸体身上的霜雪,这让清除的效率大大提升,过不一会儿两人的尸体全貌已经出现。

休斯脸色难看,立马转身想要呕吐,却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只有寒风飘雪灌进嗓子里,更加难受。

他看清了两人的尸体,单论恶心程度,更甚于胡德。

高岸的胸膛各有一个大洞,直接贯穿了所有脏器,**的腐肉里除了积雪外,还寄生了不少灰白色的雪虫,正蠕动着肥厚的身体。

而博纳尔更惨,他的身体直接断裂成三截,小腹以下是一截,小腹至胸膛是一节,最后双手和头架在肩膀上,是最后一截。

霍奇仔细地观察了博纳尔的身体剖口,发现导致第一次以“中国国家主席夫人”的身份亮相国际舞台他身体分离的原因不是铁器的切割,而更像是被巨大的力量给勒断的。

到底什么怪物才能生生将一名强壮的人类勒断身躯?

“刚才我们听到的尖叫声是你发出的吗?”霍奇问那名守卫。

他摇了摇头:“事实上我也是听到尖叫声才寻来的。”

“不是你?”霍奇错愕,“那拍散这两具尸体顶部积雪的人也不是你?”

“不是,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你们看到的样子。”

如此说来,发出尖叫声的另有其人,当然不可能是死去数月的高岸与博纳尔,肯定还有人在这里出现过。

可是那个人现在去了哪里?

“那个……“守卫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我大概能猜到是谁发出的尖叫。”

“那你还不快说,别磨磨蹭蹭的。”休斯是个急性子,直接就上手揪住了他的绒领。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守卫慌忙辩解。

“行了,放他下来。”霍奇走到他身前,“你知道些什么?”

“咳……”守卫被揪得有些缺氧,干咳几声才说道:“那声尖叫我本来就觉得耳熟,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海登的声音。”

“海登?”

“也是守卫,今早轮班的时候我接替的便是他,他没有立刻回马车里,而是跑到旁边的树丛里解手,当时我没太在意,以为他解完就回去了,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不对劲。”

“旁边的树丛……”霍奇思索着,“离篝火堆有多远?“

“还是有些距离,大约快百米左右吧。”

“你是说他走出了篝火的范围?”

“是的……”

霍奇心底一沉,萌生了不好的预感。

小孩拉肚子能吃什么水果
西宁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大同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