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奥洛帕战记第六十五章疑点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奥洛帕战记 第六十五章 疑点

“乔伊卡……你、你怎么?”伊丽莎白目瞪口呆,她脸色泛白,似乎没有想到,曾经与自己有过最亲密关系的男人,此时居然对自己表现出如此敌意。

“别装蒜了。伊丽莎白,你跟这帮家伙是一伙的。”乔伊卡用令人心寒的目光审风电并难已经成为制约风电产业快速发展的主要挑战。下一步要下大力气解决风电上消纳问题视着她,“你也是一只‘夜枭’,对吧?”

“什么!他们?我?”伊丽莎白望了望躺在地上死去的“夜枭”一眼,目光变得紧张而委屈,“苍天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在我刚被这群家伙绑架的时候,我是多么的害怕和绝望。当时我以为完蛋了,在莫尼斯城潜伏这么多年,最终还是被马库斯家族发现了。但相含血喷人。中国如果有这个实力也不错对于自己的安危,我更担忧的人是你啊!我明白,既然我的身份涉露了,‘夜枭’肯定知道我曾经和你接触过,他们一定会对付你……但我也一直相信着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渡过难关,也相信你一定会来再次解救我。我是一直都信任着你啊……”

“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只可惜,你已经把我对你的信任完全透支干净了。”乔伊卡摇头道,“伊丽莎白,你知道我曾经有多希望,自己心中任何对你的怀疑都是错误的,直到刚才为止,我都是这样寄望着。但是,一个又一个的疑点,都在向我讲述着事实有多残酷。”

“疑点?”

“没错。需要我向你逐一列举吗?”

乔伊卡话音刚落,一支箭就从他的长弓上疾飞出去。在伊丽莎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箭矢已擦着她的右腰掠过,飞行时带动的气流将她的连衣裙拉扯得“呼啦”作响。

利箭飞到伊丽莎白的背后,击中了一个男人的手。原来戴大毡帽的那个精英刺客首领还没有彻底死透,他趁着伊丽莎白与乔伊卡争辨的时候,用尽最后的力气站了起来,他将插在自己膝盖上的箭拔出来,企图以伊丽莎白的身体作为掩护,向乔伊卡发动最后一击。然而他的努力最终只是徒劳,他小看了乔伊卡结危险的洞察力,这一箭的力度极猛,似乎融合了乔伊卡本人的怒火,钉在那男人右手的关节上,直接把那只手给卸了下来,他本人也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仰面载倒在地。

“第一个疑点,就是你走路的姿势。”乔伊卡收回长弓,抽出长剑,朝伊丽莎白走过去,并在两人错身而过时说出这句话。

“走路的姿势?”伊丽莎白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以为我没注意到吗?三年前,你走路的姿势是正常的,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但在数日之前,我再一次见到你时,却发现你走路的姿势发生了变化。”乔伊卡一边说,一边走到那残破不全的男人面前,在对方惊惧的目光之中举起利刃,“你的左手和普通人一样正常的摆动,但右手的摆动幅度却极小,甚至完全不摆手。这是为什么呢?”

只听到“唰”地一声,白光一闪,锋利的刀刃已将连接头颅和身体之间的脖子完美地切割了,脑袋像皮球一样往外滚出了十数米远,而失去头颅的尸体也在剩余神经的支配之下抽搐了好几下才停止活动,也显示着这个生命力顽强的男人最终彻底、永远地死去。

“因为你在这三年里,受到了非常严格的训练。你要被训练成随时随时能够从腰间取出飞刀杀人,你必须被培养成右手不能离开藏匿飞刀的位置太远的习惯。”乔伊卡若无其事地在无头尸体的衣服上擦干长剑上的血迹,然后把剑收回剑鞘里。

“啊?”伊丽莎白回过头来,往身下一望,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连衣裙的左腰部分一块布,被箭矢掠过时发生的箭风给硬生生地撕了下来,露出了缠在右腰上的皮革飞刀囊,以及别在里面的数把明晃晃的飞刀。原来刚才乔伊卡射那一箭力度如此之猛,并不仅仅是因为愤怒。

“当然了,这不能说明什么。你为了自保也好,为日后报仇也好,主动去接受一些换刀速率快战斗训练,这完全说得过去。但问题在于,你既然掌握一定程度的战斗技能,却被这些家伙掳去,而且像普通的小女孩一样毫无反抗能力,也没有任何要反抗的意图,未免也太不符合逻辑了吧。”乔伊卡冷哼道,“这就是第二个疑点。”

“乔伊卡,你听我说……”

“至于这第三个疑点,就是当日你告诉我,在总统卫队中,能够找到‘夜枭’组织所在地的线索,而我在潜入总统府时,意外地遇到总统和教区主教似乎在商量些什么事情,这也太巧合了;而更巧合的是,他们谈话的地点居然不在室内,而是站在我正好可以看到的位置。这样的安排太过刻意了。这也是我开始对你起疑心的起点。”

“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对我的话起疑心。”伊丽莎白无奈地自嘲。慢慢地

“不。一开始我对你说的一切都是完全相信的,以至于我差点一直相信下去。”说到这里,乔伊卡回想起当时他潜伏总统府的时候,若不是碧丝突然搅局,他自己也许也在伊丽莎白的布局中越陷越深,“为了平息我的怀疑,我特意去调查了那个总统马涅多尔?亥伯特,发现他的口卑不像你称赞的那么好,但更重要的是,当年你和你母亲逃离马库斯家族的时候,这位总统‘陛下’根本就不在国内,他在邻国为自己的生意奔波。因此,如果你没有对我演戏和撒戏,就是这位总统会‘分身术’了。这就是第四个疑点。”

“元首档案室极其机密而且守卫森严,你竟然也能潜进去。”伊丽莎白马上就想到关于这些情报的来源,“想不到,你会谨慎到这种程度。”

“小心驶得万年船。”乔伊卡道,“不过有件事情你也真是太不小心了。”

“哦?”

“你那间赌场‘艳鬼之吻’的雇员全部被人杀死,不管是荷官、看护、高利贷代理,他们都很得很突然,现场没有激烈的打斗迹象,有一个人死时手里还拿着扫把,说明他们是在受到袭击的瞬间被杀死的,而且虽然他们死的时候位置和姿势各不相同,但致命伤朝向门口,说明凶手是从门口入侵;另外从伤口的深浅度,以及伤口的形状分析,凶手总共有9个人。可是,你的那位领班山姆却与众不同,他死的姿势是扒在楼梯上,头朝下,前胸有伤但不致命,致命伤是在背后,说明他是在受到楼上楼的人袭击,慌忙逃下楼时被追上杀死的,而他身上的伤口与其他尸体都完全不相同,说明还有第10个凶手存在,而且当时第10个凶手就身处楼之中。这是第五个疑点。现在看来,制造这场屠杀的人,就是你和这9个家伙吧。”乔伊卡指了一指满地的尸体,“而且亲手杀死山姆的人,正是你自己。”

……

“当然,即使那时候心中早已疑窦丛生,但我还是对于你可能不牵涉其中抱有希望的,然而,在刚才发现的第六个疑点,让我对你彻底失望了。”

“什么第六个疑点?”本来已经无言以对的伊丽莎白,在听到乔伊卡这么说之后,也不禁好奇起来。

乔伊卡抬脚踢了一下脚边那具失去脑袋的尸体:“刚才你被这个家伙劫持的时候,我曾悄悄对你使过眼色,凭你的冰雪聪明,以及我的了解,你不可能看不出我要传递的意思,只要你把头往旁边稍稍一偏,我的箭就能瞬间射爆那家伙的脑壳;可你却什么都没做,那种不动如山的态度,实际上是在增加我杀敌的难度。与其说你被对方劫持,倒不如说你是在保护他--这就是第六个疑点。”

伊丽莎白脸上的脸上的惊慌和委屈彻底消失,她释怀了。这“六大疑点”说得她心服口服。

突然,她双手一挣,原本捆绑着她双手的布条被毫不费劲地挣断了。

“真不惭是我看中的男人。看来这世界上没什么事情可以瞒住你。”伊丽莎白这一番话,相当于她已经向乔伊卡坦承了自己是“夜枭”的真实身份。

“唉……”乔伊卡仰天长叹一声,虽然这是在意料之内,但他依然感到非常失望和心痛,“伊丽莎白,只有一个问题,我希望你如实回答。”

“你是想问,我跟你的同伴被袭击这件事是否有关?”卸下伪装之后,伊丽莎白恢复了一如既往的聪明和机敏,她马上就猜到乔伊卡想要知道的问题,“这答案可能会让你再次失望了。袭击你们并使那个胖子中毒的杀手,就是隶属我们行动七司的人。”

“行动七司?”

“没错。行动七司是‘夜枭’下属有很多分支部门的其中之一。我是司长,而副司长就是他。”伊丽莎白用眼神扫向地面上那具无头尸体,“但是,在行动七司里面,知道我真正身份的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我的所有命令都是通过他下达了。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中,行动七司已经被你们打残。乔伊卡,我伤害了你的同伴,而你和你的同伴也消灭了我的部下,咱们俩算扯平,可以吗?”

“扯平?伊丽莎白,真不敢相信,这种愚蠢的话居然会从你口中说出来。咱们一码归一码。”

“我就知道你会有这种反应,这才是我认识的乔伊卡。也罢,”说着,她轻扬素手,从腰间的飞刀囊中取出一把飞刀,“上级给我命令,是当原定计划无法保证顺利进行时,就将任务目标除掉。”

乔伊卡清楚地看到,在飞刀上闪烁着蓝光,那把刀也淬了剧毒。

“很好。”乔伊卡再次把剑从剑鞘里抽出,“我也想知道,你的飞刀技术能到哪个水平。”

海口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多少钱
武汉治妇科医院
银川男科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