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太古鲲鹏诀第章最后的底牌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太古鲲鹏诀 第266章 最后的底牌

可突然,慕容潇的手停了下来。

因为,她看见了令符之上,有数条杨逍发来的讯息。

点开讯息,里头尽是杨逍关切询问之言。并且,他所关心的,只是她与水镜的安危,丝毫没有提及杨家半个字。

“杨逍……”

一时间,慕容潇的娇躯颤抖起来。

她明白,杨逍只是单纯地出于师兄妹之间的关心,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毕竟,他并不只询问自己,还连带询问了水镜的情况。

可即便如此,却依旧让她无比感动。同时,内心更萌生出一丝负疚之感。

终究,杨逍给自己的托付尚未完成,自己却又要向学院求援,一旦被他知道,今后自己该要如何去面对他?当时,自己可是那样拍胸脯保证,如今,却又一次令他失望!

“不行!不能求援!”

渐渐地,姑娘的眼神变得坚毅起来。

就看她将令符缓缓别回腰间,继而从虚空戒中,取出了一柄金色短剑。

此剑,乃是她强大的一张底牌。剑中,拥有她外公,也就是道一当年留下的一丝圣力。只要触发,别说是同境界对手,即便是金丹境中阶的强者,都能予以重创甚至是击杀。

可以说,此剑在手,等价于就是给她多了一次活命的机会。

之前,由于这秦幽的境界,并不比自己高多少,慕容潇实在不舍得用它。

但现在,水镜与七彩仙鹭已然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必须击杀秦幽夺取解药。

所以,她已经没有了选择。

“秦幽,这是你自找的!”慕容潇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下一刻,东部地区中学占22.34%。各中学推荐的学生大多家庭比较贫困就看她站起身来,迈步来到了屏障跟前。

秦幽原本正在骂骂咧咧,陡然间慕容潇出现在面前,顿时收敛了怒威。

就看他冷笑道:“怎么?潇妹妹,莫非你想通了,准备做我的女人了?喏!”

说着,只见他从虚空戒里摸出一个绿色的瓷瓶,道:“这就是毒蜂的解药,服下它你的仙鹭和那丫头的毒,瞬间便可化解。再迟上一时三刻,恐怕大罗金仙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好!”慕容潇点点头,继而伸手一划。

顿时,那屏障之上便出现了一道裂痕,大小与那瓷瓶相当。

“先交出解药,只要有效,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呵,慕容潇,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与我谈判么?”秦幽冷笑道。

“呵,秦幽,我看你还是滚回去吧!不要在这里给你大哥秦无殇丢人现眼!”

“你说什么!”秦幽眼神一寒。

慕容潇这话,无疑戳中了他的痛处。

“难道不是么?”慕容潇淡淡地道,“如今,我被你围困,难道你还怕交出了解药,我和我师妹会把你们都给灭了么?堂堂尊皇秦无殇的弟弟,不至于胆小如鼠吧?”

“喀喇喇!”

秦幽的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倘若此刻是他一个人,任凭慕容潇怎么说,他都无所谓。

可现在,当着一众手下的面,他即便知道这是慕容潇的激将,却也只能就范。

“好!你有种!”秦幽冷哼一声,“我就看看,你还会耍出什么花样来!”

说说是台湾医药发达罢,就看他直接将瓷瓶从裂痕扔了进来开辟了33处临时停车场。慕容潇捡起瓷瓶,二话不说便返回了山洞深处。

“哇……咳咳咳!”

服下了解药,仅仅十息之后,水镜便呕出了数口黑血,空气中弥散着刺鼻的气息。紧接着,那仙鹭也缓醒了过来。

“姐姐……这是?”水镜刚醒,多少有些恍惚。

“水镜,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一定要一字不落地记下。不要问为什么,照着做就是了,懂么?”慕容潇严肃地说道。

“姐姐……我懂了!”水镜似乎明白了什么。

“一会儿,我来掩护,你和鹭儿速回学院求援!”慕容潇道,语气中带着坚定,带着毅然决然,却又带着一丝仿佛就义前的哀伤。

“可是……”

“没有可是,你发誓要做到,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你一定做到,懂了么?懂了么?懂了么!”说到最后,慕容潇几乎狂吼了起来。

“明白了!”

水镜知道无法再说什么,眼中闪过一道泪光。而那七彩仙鹭的嘴里,此刻也发出了阵阵哀鸣。

“好了,随我来吧!”慕容潇说罢,站起身子,率先来到了屏障前。

秦幽见状,冷笑道:“潇妹妹,解药还管用吧?”

“管用!”慕容潇点点头,“你先后退百步,我把这屏障撤了。”

眼见秦幽似有疑虑,慕容潇冷笑着补充道:“当然,你若无惧这屏障撤去时的余威,不退亦不妨!”

“哼!我看你还能玩出什么来!”

秦幽冷哼了一声,继而一摆手,所有人连同翼蛇顿时推开了百步。

再看慕容潇,很是从容地在屏障之上拍了几下,那屏障便如烈日中的冰块一般,缓缓消失不见,丝毫没有如她所说的那样,爆发出什么可怖的余威来。

“果然在耍我!”

秦幽眼神一寒。

按照他原本的构想,自己早就可以拿下慕容潇。可偏偏一直未能如愿,从刚才到现在,他就如同一个傻子一般被对方耍得团团转,积压了一肚子的怒火早就难以遏制。

此刻,他最后的一点耐性彻底丧失。只见他身子一纵,仿佛一头暴怒的恶狼一般,向着慕容潇扑来。

再看慕容潇,面色无比平静。就看她很是淡然地冲身背后道:“水镜,鹭儿,后面的事情拜托了!”

“咿呀!——”

一声清脆的鸟鸣,只见水镜驾驭着七彩仙鹭腾空而起。

秦幽怒极,冲着一众手下暴吼道:“给我杀了她们!”

“遵命!”

一众手下早已迫不及待,那群翼蛇也早就想饱尝一番仙鹭的美味。

此刻听得秦幽的号令,但看十条翼蛇同时腾空而起,嘶鸣着向水镜与仙鹭的方向而去。至于秦幽,则继续向慕容潇冲来。

“你们的对手,是我!”

这时,前方传来了慕容潇平静的声音。

就看她很是从容地摊开手掌,掌心安卧着一柄金色的短剑。

一见到这短剑,秦幽看起来似乎不错。但在西部群雄并起的时代的心中顿时涌起一阵不祥之感。

慕容潇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光芒,淡淡地说道:“我说过,让你们后退百步,既然你们不听,那便来尝尝这个!”

成都曙光医院好不好
成都医院男科哪好
临夏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