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罪赎世界之复仇第十章如梦似真凄清琴深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7-01

罪赎世界之复仇 第十章 如梦似真,凄清琴深

朦胧的画面,似是一个演武场,一白衣少年被一身着武士服的少女一掌击倒在地。少年索性坐在地上,就那么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少女柳眉倒竖:“你是不是个男人啊!起来再打,你这么弱,我父母怎么可能同意我和你在一起!”

“不是我弱,是你强好不好……”男孩抱怨着站了起来,随后又被一击倒地……

…………

巨大的书阁,一白衣少女奔跑进来,对埋在书堆里的少年厉声道:“你到底是爱书还是爱我?书有什么好啊,能陪你聊天吗,能陪你玩吗?”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喔……”

“有什么?”少女登时气节,悍然出拳。

“啊……疼……”

…………

“我想听你弹琴了,弹给我听好吗?”少女趴在草地上,手托香腮看着身边的少年。

“好啊!想听什么?”

“《巾帼曲》吧,就是你给我写的那首。”

“好。”少年一盘膝,将玉琴平放在双腿之上便弹奏起来,琴声铿锵有力又不失温柔婉转。

“雄师踏山岚,将女破雄关;

千里落凄雨,万丈腾狼烟。

血染江山画,沙场醉红颜;

天涯遥相祝,祥鸽道平安。

书生抚琴叹,皆思念,只问佳人,何时能凯旋?”

少女跟着琴声轻声附和着,美眸弯弯有如月牙,满脸洋溢着甜蜜……

…………

“哇!这幅画是画的哪里啊?好美哦!”少女仔细端详着面前少年刚刚完成的画作,由衷赞叹道:“看样子,你的修行细胞全都长到文艺方面去了啊!哈哈!”

“那当然!”少年骄傲道:“这是我脑子里想象的景色,怎么样,好看吧!”

“嗯嗯!等战争结束了,我们就成亲!然后我们就隐居在这样的地方,好不好?”少女越说脸越红,越说声音越小。

“好啊!那我就造一个这样的地方!我要引那九天之上神界瑶河之水作为瀑布,我要植上仙界绿萝树作为我们的山野林地,我要在我们的后花园栽满最美的鬼界彼岸花,邀那神兵神将做这里的原住民!然后和你生一堆娃娃,你教他们习武,我教他们修文!哈哈!”少年哈哈大笑,肆意抒发着自己完全没可能实现的豪言壮志,说着明显没边没沿的话。

“就知道吹牛!还那么不正经!”女孩娇嗔道,随后靠在少年的怀里,明知不可能但依旧幸福、向往。

唔……这幅画好眼熟,这是……神仙坳?!封辰汐感觉自己仿佛身临其境,又好像身在梦里,远远地看着画面里的两个主人公,他们的身影是那么模糊,更看不清二人的脸,但是偏偏那副画却那么清晰。头顶一阵剧痛,封辰汐再次晕了过去……

…………

“我要出征了,临行前来看看你,可不准不想我哦!不准喜欢别的女孩子!”少女揪着少年的耳朵,耳提面命道。

“知道啦知道啦,诶呦,疼!”

“就没有什么对你未来妻子说的吗?”少女甩着少年的手故作委屈道。

“呃……注意安全,早去早回。”少年木然道。

“没啦?”

“呃,我……我……”剩下的那两个字犹如鱼骨一样卡在少年的嗓子里,少年才发现这三个字原来是这么难以说出口。

“你怎么?”少女满心紧张,缓缓瞪大眼睛注视着少年的口型,背在身后的两只小手不停地揉搓着。

“我不会找别的女孩的,你回来我们就成亲!嗯!就是这样!”少年最终没能战胜自己那可笑的自尊心,少女最终也没能等到自己盼望已久的那句可怜的“我爱你”。

…………

一道七彩的精纯精气从后背输入,将封辰汐从昏迷之中缓缓地救醒,也将封辰汐缓缓地从如梦似真的幻境中拉了回来。她无力地回头满心感激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凰儿,问道:“弟弟呢?他还好吗?”

封辰泽好不好?好,好得不能再好了,好的欲仙欲死。从洛星河给他灌下“茶”的那一刻起,浑身经脉里原本已经固化的灵气突然雾化,塞满了他的经脉,一个时辰过去了,封辰泽一直咬紧牙关坚持着,牙龈都已经咬出血来。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全身的经脉胀痛无比,仿佛就有几万把小刀子在自己的经脉上一点一点不断地割裂着,他本身就已经是灵气九段,身中灭却散之后一直修行导致固化的灵气突然升华,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自己经脉所能承受的极限,他只是在苦苦支撑着。

“我必须撑过去!父母之仇未报!家族之仇未报!我岂能轻易放弃!我,决!不!放!弃!”

随后,全身骨骼传来了酥麻的感觉,舒服的感觉另正在承受巨大痛苦的封辰泽不禁发出一声呻吟。但短暂的酥麻之后就是剧烈的疼痛之感,同时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然抽搐一下,突然提高的血压仿佛要将自己浑身的血管撑爆一样。

封辰泽感觉自己的骨头仿佛被人用刮骨刀一点一点地削下去,再一点一点地接回去,被削的时候疼痛难忍,被接回去的时候奇痒难耐,就像两军交战,你进我退,我攻你守,而封辰泽现在感觉自己身上有成千上万个这样的战场,每个地方痛痒不一,全身各处感觉交织在一起传输至大脑之后的感觉足以让一头巨龙疯狂。而心脏跳动的速度也在逐渐减缓,但每一次的跳动都比前一次更加有力,封辰泽直感觉自己的血管仿佛随时会崩溃。

复仇的信念赋予了封辰泽无比坚强的意志,但也使他更加清晰地感受到来自于经脉、血管、骨骼的全面痛苦。但,人的承受能力是有极限的,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从入药到现在已经四个时辰,天空中挂着的已经从太阳变成了月亮,封辰泽坚持到这种程度还能保留一丝意识已经是奇迹了。

终于,即使是再强大的意志也难以承受如此延绵不绝、深入骨髓的折磨,封辰泽意志开始慢慢消散,原本蜷缩的身躯也开始向一边倒去。躺在一边摇椅上看书的洛星河立即起身,筋着鼻子来到封辰泽的身边,就在同时,原本在一边假寐的小白狐飞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落在封辰泽的肩膀之上,从那小巧的嘴巴里吐出一丝紫色云雾,缓缓飘入封辰泽的微微张开的嘴巴之内。

洛星河见状眉毛一挑,也不理这小白狐和封辰泽,知道大局已定,径直走出了房间,这屋子的味道着实反人类,封辰泽经过这“茶”的洗礼,将体内、经脉内的残杂物质全都顺着毛孔排出体外,当然还包括灭却散,灭却散本身虽然无色无味,但会凝结灵气以及灵气中的杂质,本身就腥臭的体内杂质加以浓缩,再配合上灭却散本身的味增剂的效果,气味着实鲜美,难为洛星河一个干干净净还有洁癖的大公子忍着“美味”在封辰泽的身边护法了四个时辰。

洛星河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随后便扶着身边的椅子开始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凰儿闻声赶紧过来给他捶着后背,洛星河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道:“此子机缘莫大,连我都是有些妒忌啊……辰汐那边应该已经结束了吧?”

“嗯,不过……开了天灵窍。”

“意料之内,进屋去吧,辰汐的底子毕竟不如辰泽,还是护着点。”

凰儿转身就要离开,洛星河想了想,还是提醒道:“辰泽那屋就不要去了。”

“唉……辰汐那边也没好到哪去……”

凰儿回到屋子,洛星河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张玉琴,自顾自的弹奏起来。

“啊!”屋子里的封辰泽痛呼一声,直感觉自己双脚足心处的经脉被强行冲开,身体内的灵气不断流失最终消散殆尽,但突然顺着自己嘴中涌进来的紫色气流沿着自己的经脉运转了一个周天,没有随着灵气流出体外,最终缓缓流入自己的丹田之中旋转起来。

丹田之中,一滴金色血液缓缓落下在紫色气海中荡开一道道金色涟漪,随后逐渐离心分化为两滴金色小液珠,其中一滴留在丹田之内跟随着紫色气海旋转,另一滴沿着经脉运转了一个周天,然后又沿着血脉运转一圈,最终回到心脏之中最终安定下来。如果封辰泽能现在够内视的话,定会惊讶于自己的经脉和血脉竟然呈现了淡淡的金色!

琴声中断,院子里的洛星河似有所觉,微微一笑,随后又弹起琴来,只是本应高兴的他,似是联想到什么,再次抚琴时却神情落寞。信手拈弹着琴弦,是那首自己已经不知道弹奏了多少遍的曲子,琴声慢而不断,凄清幽幽,起伏婉转,似倾诉、似凝噎、似叹息,似哭泣。

凰儿和已经能够依靠凰儿站稳的封辰汐就站在卧室门口,远远的看着月光下那孤独寂寞的身影,凰儿神色落寞,眼中泪光闪烁。封辰汐同样有所感触满脸凄然,抬起头看着凰儿问道:“凰儿姐姐,星河大哥他……貌似是个有故事的人,对吗?我从他的琴音里面能听出来,娘亲说过当琴艺到达一定的境界后,一音一喜悲,一曲一生死。”

凰儿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脚,似是回答似是自言自语:“他的故事么,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他故事里的女主角啊,哪怕身死,也是无憾,只可惜我不是。唉……君只念,天边衣冠冢;君何顾,眼前可怜人?”

“凰儿姐姐,加油!只要有真心,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你!”封辰汐直视着凰儿用力点头到。

凰儿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凄然一笑:“傻丫头,你不懂得,你不了解你星河大哥,如果你真的完全了解了他,你也会……”不顾一切爱上他么?后半句凰儿没有说出口。

湿毒清胶囊效果如何
巴中治疗白癜风医院
治疗皮肤病灰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