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巫托邦预谋已久的刺杀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托邦 0010.预谋已久的刺杀

嚓啦一声,餐刀被拔出。

麦卡锡下意识地用双手捂住喉咙,那里出现了一道豁大的口子,餐刀插入喉咙后还刻意向左右拉扯了几下,现在他喉部的气管、血管都被切破让他们用得踏实。,大量的鲜血正顺着那道口子喷涌而出,即便是用手捂住,却也无法阻止这喷涌的力量,指间的缝隙里飚射出长长的血线。

麦卡锡很痛苦,他感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迅捷无比,且难以挽救,而这发生在他人生中最得意的时刻,强大的女巫议员成为他的猎物的刹那。

他艰难地扭动着脖子,带着不甘和怨念,失血让他的视线迅速模糊,可他依旧睁大了双眼,他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叛逆胆敢杀死自己。

他看到了,握刀的人离他很近,没有刻意地躲藏,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那矮小的个子分明就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这样的体型在他的队伍中只有一人。

霍奇!那个容貌非凡,却少言寡语的男孩。

除了容貌外这个小男孩真的很没有存在感,若不是贪恋着占有他,麦卡锡根本不会让他随行,由于侵染的缘故,这几天麦卡锡也没怎么想起过他的存在,只是习惯性地把他带在身边,如神府矿区镇大电石厂同带着一件货物。

麦卡锡的瞳孔渐渐放大,涣散,这是死亡的征兆,他的记忆力忽然变得清晰无比,以往的画面飞速在眼中放映。

那把刀,那把餐刀是什么时候被他拿到的。

似乎贝西有来向自己报告过厨房丢失了一把餐刀,可自己有上过心吗?好像当时只是漫不经心地回了句:那就让厨师找铁匠再打造一把,这种小事就别来向我汇报了,蠢货。

他使劲是眨着眼睛,努力让自己的神智在清晰一会儿,瞪向霍奇,喉咙发出:“呃——呃——”的声音。

他想质问这个男孩,你到底为什么要杀我。

但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有发出这样嘶哑的,类似喘息的单音节声音,显然对方是听不懂的。

然后他便死了,身体歪斜一下子倒在了泥沼地上,捂着喉咙的双手无力地摊放在身侧,割开的喉咙持续地淌着剩下的血。

霍奇将刀紧紧握在手里,鼻间呼吸着气,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杀人,虽然早有预谋,但当真正动手的时最近王杰、谭耀文等大男人候,仍然会感到心悸。

当时麦卡锡用背对着他,他必须保证一击毙命,而从后背找到心脏有些困难,因此他选择了喉部,那里埋藏着大量的血管以及气管,也只能达到最多130下。但是某位按键精灵高手制作的按键精灵脚本能够在规定时间内顶出700多下!这个数字多么逆天!而且还能自动循环开始即便不能当场致死,窒息感也会让麦卡锡下意识地捂住喉咙而无法用魔法杀死自己。

他握刀的手不规律地微颤着,但他没有放下的打算,除了麦卡锡外,这里还有其他的人……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且不可思议,因此贝西、兰姆和另一名随从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麦卡锡瞪大眼睛倒在地下的时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兰姆离他最近,立马拔出腰间的长剑,握在手里奔向霍奇,嘴上叫喊着:“混账东西,你到底干了什么!”

霍奇在剑锋即将扫到他的瞬间在泥沼地打了个滚,躲过这一剑的同时用手中餐刀划过兰姆的小腿。

“啊!”兰姆一下子失去平衡,手中的长剑落在地上,他的身体砰的一声倒在地里,小腿传来的痛苦让他用手使劲握住伤口。

阴影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是霍奇站在他面前,天知道这个不爱说话的小男孩是如何学会如此敏捷的战斗的。

这次兰姆是正对着他,霍奇拿着餐刀迅速地扎向心脏,顺势一扭,兰姆只来得及抬高了脚扑腾了片刻,便再也不动了。

“受死!”

离得远些的贝西以及另一名随从也提着剑冲到他面前,霍奇没去拔兰姆心脏上的餐刀,对方有两个人,一把刀可没法同时解决两名成年人。

他的双手摸向了身后,那是一个绒布口袋,本应该用来存放日常用品,他却从中取出两个球形玻璃器皿,每一个器皿里都盛放着黑色的粘稠液体。

双手各持一个,在两人已逼近的刹那,霍奇使出全部的力气,将两瓶液体投掷出去,双方距离太近,不愁瞄不准目标,玻璃器皿正中两人的额头,哐当一声碎成碎片,其中黑色稠液顺着破碎的器皿撒到他们的额头上。

滋!黑烟升腾而起,剧烈的灼伤感让两人扔下了长剑,双手使劲地抓扯着头颅和脸颊,痛苦让他们的力气无法掌控,手指生生地在脸上抠出长长的血痕,发出痛苦的吟叫。

但这无法阻止黑色稠液侵蚀他们的皮肤,烟雾越来越大,他们的惨叫声也渐渐归于平静,等两人朝前倒下时,他们的头只剩下一半了,鼻子以上都被黑色稠液腐蚀得一干二净。

连杀四人,霍奇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按住那里,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玻璃器皿是装的是黑腐液,且是数次提纯的样品,腐蚀性远高于实验中稀释的黑腐液,将这种危险的东西带出实验室可不容易,为此他费了很大的功夫,所幸最终都派上了用场。

“呼!”他吐出一口浊气,看着四人的尸体,心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终于真正意义上得到了自由。

还没等他起身收拾,就听见远处一个声音传来。

“麦卡锡大人,兰姆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听到了你们这里传来了很大的声音。”

霍奇目光一寒,该死的,是那名猎户,他本应该老老实实地守在沼泽边缘,却被声音引了过来。

他将兰姆身体上的餐刀拔出,藏在身后。

猎户走近了,看着倒下的五个人(包括女巫),以及站在血污中的那个小男孩,惊恐的表情瞬间浮现,看上去似乎马上就要大叫出声。

“嘘!”霍奇慢慢站起来,手指搁在嘴边,冲他摇着头:“相信我,你不会真的想叫出来的。”

猎户看着霍奇,使劲吞咽着口水:“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

“什么,都没有发生。”霍奇大声重复了一遍,盯着他看,“不是吗?”

猎户运转着他不多的智慧,迅速地开始理解霍奇的话,使劲点头:“是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霍奇目光没有从他身上挪开,现在他有两个选择,杀人灭口,或是放走这名猎户,但如果放走的猎户立刻去找到其余的魔法师的队伍,自己就有可能逃不出去了。

杀与不杀的关键,在于猎户是否可信。

“使用心理学。”他在心底默念。

时间停止,骰子凭空出现在眼前。

「心理学:60/59(成功)」

成都专看男科医院
绍兴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辽源好牛皮癣医院